您所在的位置:乌鲁木齐 > 男人风尚 > 酒客 > 正文

专访奔富资深酿酒师——金莎·施罗特

  奔富资深酿酒师金莎·施罗特(Kym Schroeter),从酷爱酿造红葡萄酒到专业酿造白葡萄酒,成为世界顶级的白葡萄酒酿酒师,他与葡萄酒之间有着怎样的情缘呢?从下文对金莎·施罗特的采访中,或许能够找到答案。

  1. 恭喜您刚刚被评为世界上最优秀的白葡萄酒酿酒师。对此您有什么感想?

  施罗特:我没想到自己能够获此殊荣,这真是我事业生涯的一个顶峰时刻。这是我做梦都没曾想到的事情。
 


  2. 您在奔富多长时间了?

  施罗特:今年是我在奔富的第29个年头了。我17岁从高中毕业后,就来到了奔富。从开始在实验室工作,然后做葡萄酒展会准备工作,再到样品收集等工作,之后就顺其自然地涉足了红葡萄酒的酿造工作。再后来,我成为了约翰杜瓦尔(John Duva,奔富当时的首席酿酒师)的助理酿酒师。我做了10年的红葡萄酒酿酒师,然而从2003年起,我开始专注于白葡萄酒的酿造。

  3. 您是在巴罗萨(Barossa)出生和长大的吗?

  施罗特:我在塔南达(Tanunda)出生,一直住在努里乌特帕(Nuriootpa),我们喜欢叫它努里(Nuri)。奔富是我家的一部分,我父亲在奔富做了30年的酿酒师,我的叔叔在奔富做了35年的酿酒师,我的弟弟在奔富做了15年的酿酒师,而我也这这里待了29年了。我们施罗特家族在奔富连续工作的时间已超过60年了。

  4. 这样说您应该是巴罗萨的贵族

  施罗特:(笑)是的。我非常骄傲自己能够成为奔富的一份子。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能接受自己要离开奔富的样子。

  5. 是什么让您当初选择投入到白葡萄酒的酿造中?

  施罗特:玫瑰山酒庄(Rosemount)的首席酿酒师菲力浦肖(Philip Shaw)希望我深入研究白葡萄酒,以扩展我的葡萄酒学识。那时候,我真的不想转到白葡萄酒领域去,因为我认为红葡萄酒才是我最擅长的,所以那时我甚至以辞职来抗拒。但是现在看来,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改变,我要感谢菲力浦帮我挺过那一关。那时候奥利弗克劳福德(Oliver Crawford)是我的老大,他教了我很多关于白葡萄酒方面的东西。


 


  6. 那时候您是否对转到白葡萄酒领域有些畏惧?

  施罗特:我想应该是有的。那时候,我对红葡萄酒算是有了很深的了解,但是白葡萄酒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领域,让人有些惶恐,而且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改变的人。然而,渐渐地我开始喜欢上了白葡萄酒的酿造,我非常确信这点。现在我再也不会想要回去酿红葡萄酒了。

  7. 您当时不愿转到白葡萄酒方面,部分原因是您觉得白葡萄酒在巴罗萨并没有红葡萄酒那么受欢迎吗?

  施罗特:这确实是一部分原因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巴罗萨就是应该出产西拉(Shiraz)和赤霞珠(Cabernet Sauvignon)这样浑厚的红葡萄酒,如果你去酿造白葡萄酒,那就是有点格格不入了。那时候,霞多丽(Chardonnay)白葡萄酒并不受欢迎,产量一直在缩减,我当时甚至在想还有人会在意巴罗萨的白葡萄酒吗?但是,那时我们也会酿造一些来自塔斯马尼亚(Tasmania)、唐巴兰姆巴(Tumbarumba)以及阿德莱德山区(Adelaide Hills)的白葡萄酒,而且我发现自己涉入越深,越觉得应该去尝试接受这项挑战,要让奔富成为不仅是人们熟知的红葡萄酒公司,而且在白葡萄酒的地图上也能够有一席之地的公司。

  8. 您觉得酿造红葡萄酒更难,还是酿造白葡萄酒更难?

  施罗特:红葡萄酒的颜色可以遮掩一些酿造中的瑕疵,但是如果白葡萄酒的酿造中出现任何问题的话,它很快就会氧化,呈金黄色,结果是你酿造了它,但是却不能将其发售到市场上去。白葡萄酒就是这样的无情,它要求你必须一丝不苟。也许红葡萄酒酿酒师不喜欢听到这个,但我还是要说酿造白葡萄酒比酿造红葡萄酒更难。

  9. 您最喜欢酿造哪种白葡萄酒?

  施罗特:我真的很喜欢白葡萄酒,尤其是霞多丽白葡萄酒,它非常复杂,而且你可以根据自己想要的风格来塑造它。你可以有很多选择,如是否使用橡木、是否进行酒泥陈酿、采用天然的还是人工培植的酵母等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它对酸度的平衡非常讲究,而我就是一个酸迷。


 


  10. 除了奔富,您最想到哪里去酿酒?

  施罗特:我想去法国勃艮第(Burgundy)酿一次酒,这也是我的愿望之一。但是我的家依然在澳大利亚,在奔富。奔富对我不错,我也喜欢奔富的历史和传统。在澳大利亚,我有一个非常棒的酿造白葡萄酒的工作,这也是很多人非常羡慕的。我认为这里就是我最好的地方。我可能会去国外酿一次酒,但是我永远都会回到奔富。

  11. 您是皮特杰戈(Peter Gago,奔富当前首席酿酒师)的接班人吗?你是否想掌管葛兰许(Grange)的酿酒工作?

  施罗特:不是的,(高级红葡萄酒酿酒师)史蒂夫利讷特(Steve Lienert)已经在奔富工作了35年,他才是皮特杰戈的继承人。我可做不来皮特的事情作为奔富的大使,满世界地飞来飞去。我还是宁愿做好手头的工作,而不是在公司谋高职。

  12. 对于新的佳酿,您有什么计划吗?

  施罗特:我倒是挺想试试葡萄牙的一些葡萄品种,或者像武弗雷(Vouvray)的白诗南(Chenin Blanc),或者菲亚诺(Fiano)、阿尔巴利诺(Albarino)这些白葡萄酒。我确实有过很多想法,想要做一些别人从没做过的事情,酿造一些完全不同风格的葡萄酒。我们也已经酿造了一款塔明娜(Traminer)窖藏白葡萄酒和一款非常有意思的珍藏长相思(Sauvignon Blanc)白葡萄酒,还有一款甜型维欧尼(Viognier)。它们的产量只有500箱,很难买到的。

  13. 您不酿酒的时候,会做些什么?您会如何放松自己?

  施罗特:我真的不怎么阅读,即使在高中的时候,我也是没什么耐心去坐下来读书的,但是我喜欢运动。我喜欢澳洲的足球和板球,但是我不怎么打了,因为年龄大了。我还喜欢网球,网球比赛我打了20多年;我曾经也酷爱棒球,虽然打得并不是特别棒,但也在打棒球比赛中赚了不少钱。

  14. 这样说来,酿酒还是您的第二职业选择?

  施罗特:(哈哈)是的,说得太对了。(编译/Penny)

今日推荐更多>>

    <%#d1.jrrj %>

图说天下 更多>>

    <%#d1.tptj %>

微新闻 更多>>

    <%#d1.xwtj %>
新ICP备10001213号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)字第66号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(3110483)
Copyright © 2004 - 2014 www.wlmqw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 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